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纪念陶行知“生活教育”100周年学术论坛成功举办

来源:陶行知教育基金会  时间:2018-07-18 16:22:00

714日至17日,我会与中国陶行知研究会联合主办的纪念陶行知 “生活教育”提出100周年学术论坛在广州隆重举行。我会对此次论坛给予了专项资助。

    中国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副主任、教育部原纪检组组长、教育部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主任田淑兰、陶行知教育基金会执行会长崔祖瑛出席开幕式并致辞,中陶会会长朱小蔓发来致信。开幕式由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吕德雄主持。中陶会常务副会长杨东平、周洪宇,中陶会专家委员会副主任郑增仪,陶行知教育基金会秘书长苏新颖,中陶会副会长陈洛、李洪天、顾久、孟凡杰、姚文忠出席会议并分别主持各个会议环节,陶行知孙女陶铮夫妇、副秘书长朱建人、杨东、陈会忠、张卓出席会议。来自全国各省、市陶研会和中陶会各分支机构的领导与陶友500多人参加了论坛



    本次论坛汇聚了国内众多知名陶研专家学者,围绕陶行知生活教育的发展历程、当代价值和当代实践三个维度展开,集中展示生活教育提出前100年的中国教育发展历程,研究反思生活教育提出100年来中国教育的重大变革,展望未来100年生活教育所起到的社会引领作用,以三个“100年”打通历史与未来,展现生活教育的时代魅力。同时也分享了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我国基层学校研究实践生活教育学说的典型经验,突显生活教育不同视角的研究、不同形式的实验,进而推动生活教育的现代化,向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献礼。


高屋建瓴:陶行知“生活教育”思想与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思想息息相通

崔祖瑛会长在《让陶行知“生活教育”理论在新时代绽放更璀璨的光芒》致辞中指出,按照陶行知“生活教育”理论,我们现在过得是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生活,我们的教育就应该是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教育。我们学陶弘陶当前一项重要任务,就是紧密联系当前的新时代特点,认真搞清楚陶行知教育思想与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的关系,与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关系。通过将陶行知的教育思想与习近平总书记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的论述相对照,有利于我们加深对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本质和规律的理解,在新的更高起点上弘扬和践行陶行知伟大教育思想,从而激励我们更加自觉地为建设具有中国特色、国际水平的教育强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奋斗。

崔会长对陶行知“生活教育”思想与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思想息息相通,高度一致,从以下五方面进行了说明:

1、坚持教育优先发展战略。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了“优先发展教育事业”的战略方针,把建设教育强国定位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基础工程。习近平总书记2013年9月25日指出:“百年大计,教育为本。教育是人类传承文明和知识、培养年轻一代、创造美好生活的根本途径。”陶行知认为:“教育是立国的根本。”“教育是共和国的保障。”“我们深信教育是国家万年根本大计。”“人民贫,非教育莫与富之;人民愚,非教育莫与智之;党见,非教育不除;精忠,非教育不出。”

2、坚持立德树人根本任务。习近平总书记在2016年全国高校思想政治工作会议上指出,高校立身之本在于立德树人。“立德树人”要以德为先。十九大报告强调,教育要“培养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陶行知认为“千教万教教人求真,千学万学学做真人”,“教育为公”,要为改造社会、造福社会服务;“道德是做人的根本”,“每天要问自己的道德有没有进步”,“建筑人格道德长城” ,培养“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美人不能动”的浩然正气。   

 3、着力提高人才培养质量。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政治局第九次集体学习时指出:提高人才培养质量,必须“深化教育改革,推进素质教育,创新教育方法”。陶行知深刻批判旧的考试制度是“杀人的会考”,提倡创造性的考成。他反对“死读书、读死书、读书死”,主张“活读书、读活书、读书活”。注重实践和创造,倡导以“做”为中心,在做上教,在做上学,“在劳力上劳心”、“使手脑联盟”,着力培养儿童的“生活力”、素质和“常能”。他提出“六大解放”:一、解放儿童的头脑,使之能思;二、解放儿童的双手,使之能干;三、解放儿童的眼睛,使之能看;四、解放儿童的嘴,使之能讲;五、解放儿童的空间,使之能接触大自然和社会;六、解放儿童的时间,不逼迫他们赶考,使之能学习自己渴望的东西。他大力倡导“人生志在创业”,“处处是创造之地,天天是创造之时,人人是创造之人”。

4、促进教育公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要着力解决“不平衡、不充分”的主要矛盾。习近平总书记反复强调,要让13亿人民享有更好、更公平的教育,努力让每个人都有人生出彩的机会。他指出:“扶贫必扶智。让贫困地区的孩子们接受良好教育,是扶贫开发的重要任务,也是阻碍贫困代际传递的重要途径。”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教育扶贫是陶行知乡村教育思想在新时代条件下创造性的延续、运用和发展。陶行知指出,“我们中国的根本问题,便是中国乡村教育之根本改造。”他说:“中国以农立国,住在乡村的人占全国人口85%。平民教育是到民间去的运动,就是到乡下去的运动。”要想普及教育,就必须使平民教育下乡,开展乡村教育运动。陶行知号召人们加入这个运动,“一心一意地为中国乡村开创一个新生命。” 

5、做党和人民满意的好老师。习近平高度重视教师作用,他指出“教师是立教之本、兴教之源,承担着让每个孩子健康成长、办好人民满意教育的重任。”陶行知强调“在教师手里操着幼年人的命运,便是操着民族和人类的命运。”2014年9月9日教师节前夕,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了党和人民满意的好老师的四项标准,“有理想信念、有道德情操、有扎实学识、有仁爱之心”。他引用陶行知“千教万教教人求真,千学万学学做真人”、“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出世便是破蒙,进棺材才算毕业。”等教育名言来说明。第四条“仁爱之心”,陶行知有名言:“爱满天下”。习总书记对陶行知伟大教育思想的肯定,是对我们在新时代在新的更高起点上弘扬和践行陶行知教育思想的有力鞭策和巨大鼓舞。

          回望历史:陶行知“生活教育”产生的必然性

周洪宇的报告主题是“生活教育百年”。他指出,陶行知提出“生活教育”是历史必然,可以从工业化、全球化、现代化三个概念来把握“生活教育”产生前一百年人类社会与教育发展的总体趋势;生活教育的历史作用具体体现在陶行知发起的七大教育运动实践中,以及生活教育学说的六个特征和六种精神;展望未来,陶行知的思想遗产、实践遗产和精神遗产将在未来一百年乃至更长时间发挥积极作用。

陶行知“生活教育”产生之前一百年甚至更长一个时间段人类社会进步与教育发展的总体趋势是怎样的呢?

周洪宇在主题是“生活教育百年”的报告中用三个概念来把握它,即工业化、全球化、现代化。其中,“工业化”是指第一次工业革命(又称“早期工业化”);“全球化”是指第一次全球化(又称“早期全球化”);“现代化”也是第一次“现代化”(又称“早期现代化”),它们与今天的“工业化”(又称“第三次工业革命”或“第四次工业革命”)、“全球化”(又称“21世纪全球化”)与“现代化”(“第二次现代化”)是有本质区别的。


周洪宇指出,第一次工业革命整个过程和第二次工业革命早期,以及第二次教育革命早期,中国基本上都错过了,但生于19世纪末期的陶行知赶上了第二次工业革命中期和第二次教育革命中期,因此他的“生活教育”就面临着如何适应人类社会进步,尤其是中国社会如何追赶世界早期工业化、早期全球化、早期现代化,特别是早期教育现代化的历史任务,这是历史赋予他那一代人的历史使命。而陶行知以其过人的才华与卓越的努力,与他那一代教育家共同很好地回答了历史命题,并给我们留下了丰厚的思想、实践和精神遗产。

从陶行知“生活教育”产生之前一百年人类社会进步与教育发展的总体趋势,可以清楚地看到,陶行知“生活教育”的产生,不是偶然的,而是具有历史必然性和合理性。

当代价值:中国本土现代教育的永恒观照

田淑兰在讲话中指出,长期以来,生活教育以其丰富的实践性、能动性、创造性对中国教育改革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它既关注理论与实践的结合,强调在生活实践中验证知识;也关注在生活实践中人的主观能动性,突显人在改造社会中的价值;还关注个体在生活实践中的突破、创新和发展。这些重要思想对我国乃至其他国家教育改革都产生着积极的影响。

朱小蔓会长在发来的致信中指出,陶行知的“生活教育”思想与实践所蕴含的“贵生”、“知行合一”、“博爱平等”、“面向全民”以及“持续终身”等精神作为教育综合改革的路向之一,在探索并提供多样化的、具有中国本土特色的教育现代化之路方面,必将发挥更大更强的激发作用。当代中国教育理应在陶行知先生“生活教育”思想指导下,凝心聚力,立足教育实践,多做事情,服务社会,为中国教育现代化贡献更大力量。

    原贵州省人大副主任、中陶会原副会长顾久在主题报告“陶行知生活教育的当代价值”中提出了三个解读。一是底色价值,如“有理想、有道德、有学识、有仁爱”等好教师标准凸显了陶行知先生的底色要求;二是纠偏作用。在当今中国,只要传统“三中心”的教育方式还在,陶行知的生活教育就一定有纠偏的意义,依然有反对异化、保障自由的永恒价值;三是解决当代教育问题。当今的中国已经进入一个个体化、世俗化、平庸化、功利化的时代,与那个国难当头、存亡绝续之际产生的利他主义、理想主义、英雄主义的陶行知生活时代很有距离,应该考虑并提出“如果陶行知先生在当下,会怎么办?”也许陶行知的生活教育可以提供一条生路。


蓬勃实践:生活教育的盎然前行

田淑兰主任认为,中国陶行知研究会凝聚了一批陶行知生活教育思想在当代的践行者、传播者,志在研究传承陶行知教育思想,推动中国教育的当代改革,陶行知教育思想植根于中华民族悠久文化历史的沃土,理应融入当代教育改革的大潮之中,服务于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这一奋斗目标。    

中陶会副会长、知名基础教育专家姚文忠介绍了中陶会1985年成立后全国陶研实践典型的发现、发展历程和总体状况,凸显出陶行知生活教育的实践指导作用;中陶会常务副会长、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杨东平结合大量形象生动的案例、国内外信息对生活教育发挥新的历史作用进行了阐发,着重从 “生活教育的当代实践”视角给出了从教育哲学到实施路径以突破应试教育重围的生活教育之路。

此外,扣紧当代生活教育实践的思考还有:香港教育大学何荣汉博士“陶行知生活教育思想:从STEM、STEAM到STEAMER教育”的主题报告;南京晓庄学院博士刘大伟 “生活教育与新时代学生核心能力的培养”的报告;全国知名教育局长,教育改革先锋人物汤勇“美好的教育应该回归生活”的朴素又真实的报告。

论坛还组织安排了丰富的实践展示环节。




【字体: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