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政策法规

民政部发布通知:慈善筹募不得提取回扣

来源: 公益时报  时间:2016-10-27 15:06:57

  近几年,随着基金会年度检查、基金会年检结果信息披露、基金会评级等工作的开展,中国的基金会在项目运转效率、内部治理、信息公开等方面逐步完善,运作日益透明、资金使用逐步公开。近日,国家民政部发布《通知》,明令禁止善款提成的行为,将基金会透明运作的步伐又向前推进了一大步。

   近日,民政部民间组织管理局官方网站中国社会组织网刊发了一则通知,在这则名为《民政部关于基金会等社会组织不得提供公益捐赠回扣有关问题的通知》中,明文规定,社会组织不得在接受的公益捐赠中提取回扣返还捐赠人或帮助筹集捐赠的个人或组织,这为“善款提成是否合法”这一问题给出了明确地回答。

不得在公益捐赠中提取回扣

  通知原文这样写道:一、基金会接受的公益捐赠必须依照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用于公益目的。不得在接受的公益捐赠中提取回扣返还捐赠人或帮助筹集捐赠的个人或组织;二、按照捐赠协议,基金会可以在接受的公益捐赠中列支公益项目成本,项目成本必须是直接用于实施公益项目的费用,属于公益支出。基金会应当有效控制公益项目的成本,尽可能将公益捐赠更多地直接用于受助对象;三、基金会应当加大信息公开的力度,向捐赠人公开,并向社会公示公益捐赠的支出使用情况,接受捐赠人和公众的监督和评价。
   在这份《通知》中,在公益捐赠中提取回扣被明令禁止,并同时明确了基金会可以在接受的公益捐赠中列支公益项目成本,这也与《基金会管理条例》中的规定一致,《基金会管理条例》规定,基金会可以在善款中提取一部分以支付行政办公成本和工作人员工资的,但不得超过年度公益支出的10%。

  《通知》进一步规定,基金会在接受的公益捐赠中列支公益项目成本时,项目成本必须是直接用于实施公益项目的费用,属于公益支出。同时,鼓励基金会应当有效控制公益项目的成本,尽可能将公益捐赠更多地直接用于受助对象。

  《通知》同时表示,社会团体和民办非企业单位接收公益捐赠,依照以上精神执行。

  吸收善款是慈善类基金会生存和发展的第一要义,如何争取善款,使用善款也是最容易出现问题的地方。《基金会管理条例》规定,基金会可以在接受的公益捐赠中列支公益项目成本,少数基金会正是利用这一条款,将一些其他费用列支到公益项目成本,今后,这一行为将被明令禁止。

捐赠提成有先例

  《公益时报》2007年11月6日在题为《募捐提成之殇》的专题里,报道了湖南慈善总会给善款募集者提成一事,立刻引起社会广泛争议。

  2004年,湖南省慈善总会理事会决议通过了《湖南省慈善总会组织社会力量募集资金办法》,并在机构网站上公布,《办法》规定,慈善资金社会募集工作,由湖南省慈善总会办公室负责组织实施。凡热心公益事业、乐于奉献,自愿参加我会募集资金的法人或自然人,必须先提出申请,提供单位或身份证明,经慈善总会审查批准成为劝募单位或义工,签订协议,发给劝募单位或义工证书后,方可开展活动。
    为了调动社会募集者的积极性,同时,考虑到社会募集者需开支差旅费、通讯费、交通费等,根据其募集资金(到账资金)的不同情况,本会按所募集资金数额的一定比例向募集者支付劝募费用,定向捐赠遵循国际惯例按捐赠协议操作,不定向捐赠明确具体支付比例为:长沙市内募集:8%;省内募集(长沙市除外):10%;外省市募集:12%;国外及港澳台地区募集:15%。社会募集者募集的资金总额按年度提取5%,用于慈善总会组织社会募集者的工作经费。

  此事一经报道,立刻引来社会各界的关注和讨论,什么是“善款”?是纯粹用于行善、旨在无偿帮助特殊人群的一种专门款项。作为行善者,所出的每一分钱都希望用于真正的慈善而非其它。

  劝募来善款的一部分变成了劝募者的报酬,也就意味着这部分钱的属性已经悄悄改变,它不再是真正的善款,而成了慈善贡献者为劝募者发放养家糊口的工资或替他们报销差旅费、通讯费。

  对于劝募者来说,其“线”是永远不应忘记自己所从事的事业是一种什么性质和意义,所付出的一切行动都应符合慈善业的运行规律,都应遵循与之有关的规范。诚然,对于劝募者也应区别对待:假如从事劝募活动纯为慈善无私奉献,那么他为此付出的时间、体力、精力以及差旅费、通讯费等等,其本身就具有善款的属性。

  大部分人反对善款提成的做法,认为这个做法与慈善精神相悖,不利于慈善事业发展,“这种做法让善良很受伤”;但也有少部分认为,招募社会募集者是“一种创新”、“有利于多方共赢”、“不应盲目扼杀”。

  采用社会募集者的方式委托他人筹款似乎并不违法,对此,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刘培峰表示,“我国现行的有关法律没有禁止这种行为,没有这么细的规定。”而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秘书长涂猛也表示,“委托其他个人或机构筹款的行为是否正当,法律上难以判断,应该是没问题的。”

  但按筹募善款额度,支付劝募费用则明显不合常理。刘培峰说,“约定一个具体的比例,发放的募集费用究竟是成本还是奖励,这很难界定。”

  “这样核算筹款成本过于简单化,应该根据筹款实际发生的费用确定支付的金额,而不是笼统地规定一个比例。”涂猛也表示,任何一笔筹集的善款都应独立核算,扣除实际发生的费用和成本,这不仅是青基会使用的方法,也是国内、国际大多数慈善、公益组织通用的办法。
 
  专家、基金会负责人均表示善款提成不合理,但冠上“慈善创新”的名号,不免让很多人心生疑问,究竟孰是孰非呢?

  而如今发布的这份通知,无疑给这个问题一个准确地回答,这对监管慈善机构运作,也提供了良好的依据。

监管基金会

  近几年,随着《基金会信息公开条例》的颁布实施,以及基金会年度检查、基金会年检结果信息披露、基金会评级等工作的开展,中国的基金会在项目运转效率、内部治理、信息公开等方面逐步完善,运作日益透明、资金使用逐步公开。不少基金会等慈善组织主动向捐赠人和公众公开捐赠收入、甚至捐赠收入、慈善之处明细,前不久,中国红十字会总会还印发了《汶川地震企业捐赠名录》,详细的记录了捐赠的企业、捐赠数额、所资助项目的进展情况等。

  毫无疑问,这些举措都为公众监督基金会运作提供了基本信息和基础,也促进基金会等慈善组织的良好运作。
根据《通知》,自2004年《基金会管理条例》实施以来,我国基金会积极筹集资金,努力规范运作,通过多种措施加大捐赠资金募集和使用的公开透明,不断提高公益捐赠资金的使用效益和管理水平,推动了公益慈善事业的发展。为
了进一步规范基金会的募集和接受公益捐赠行为,严格管理和使用好公益资金,才发出《通知》。

  “民政部民间组织管理局一直在努力加强对基金会募款工作的监管,我们从去年就开始做这项工作,日前将《通知》下发给各民间组织管理机构和公益组织。”民政部民间组织管理局基金会管理处处长马昕告诉《公益时报》记者。

  去年,在年初抗击冰雪灾害中、年中四川地震的抗震救灾中以及北京奥运会的召开,各基金会等社会组织募集了大额善款,仅在地震中,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在内的16基金会募集善款12亿元,如果再加上中国红十字总会、中华慈善总会,募集的善款总额度达到70.79亿元,13亿人民的眼睛都盯着各基金会等社会组织如何管理、使用这些善款。

  目前,民政部民间组织管理局和各地方民间组织管理局都在对基金会进行2008年度检查,《通知》此时下发,意义不言而喻。

  “依据《通知》,在基金会2008年度检查中,各级民间组织管理机构将强化对各社会组织公益项目成本、善款去向的检查。”马昕说。

  马昕表示,根据《基金会管理条例》和《通知》,登记管理机关将加强对基金会捐赠使用的监管。一旦发现有提供回扣的情形,将依法严肃处理。( 本报记者 宋 扬)

【字体: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