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走进陶行知

中外名人论行知

来源:  时间:2016-10-28 12:39:19

   

    日.斋藤秋男:“我非常推崇陶先生的教育思想。鲁迅先生在1918年发表《狂人日记》,喊出了‘救救孩子’的呼声。比鲁迅晚生10年的陶行知,在教育实践中发现儿童才能,开发儿童智力。他推行‘小先生制’,要求解放儿童的思想,发挥儿童的才智,让儿童做社会的小主人。他不愧为‘救救孩子’的勇敢的实践者。陶先生提倡儿童解放,是为了达到大众解放,达到民族解放,最后达到世界人民的解放。陶先生的目标是远大的,境界是崇高的。他心中不仅有中国,而且有全世界。他留下的宝贵遗产,不仅是中国的,而且是世界人民的。 
(《陶行知研究在海外》人民教育出版社1991年8月版第38-39页) 
美.毕莱士:“陶先生是一个国际主义者,他希望中国儿童都能成为有知识有才干的国际主义者。他不仅希望中国人民能够人人都享受民主的生活,也希望朝鲜、日本、美国、全世界人民都能享受。他的努力使整个世界民主运动得有开展。他更使不论哪个阶级,不论哪个种族的人民,都能看、能写,并且能过民主的生活。我曾去过重庆参观过育才学校,我相信他的教育必然将成为中国明日之教育。” 
(原载19461029《新华日报》) 

美.艾德敷:“陶先生有三个特点:第一,他是广义的民主主义者,他不仅是使一切人民平等,更进而要使一切生活都民主。第二,他勇敢并且负责任。第三,他能够创造。他的精神永生不亡,因为他已活在了千千万万青年人的心中。人的呼吸可以停止,但精神生命还是继续存在的。” 
(原载19461029《新华日报》) 

郭沫若:“陶先生是一个真善美三者具备的‘完人’。由于他能克服占有欲,扩大创造欲。天下有一种人,只图扩大其占有欲,我的是我的,你的也是我的,一切都是我的。这种人只想把一切‘据为己有’。反之,另一种人的创造欲强大,你的是你的,我的也是你的,且更创造于人,愈多愈好,使天下人都能公平享受。陶先生即属后者。陶先生的创造方法是学习,学习,再学习,他虽是教育家,但仍以小学生自居,向社会,向自然乃至向儿童学习。他的创造目的是为人民服务,而不是升官发财。中国要能少些官僚,少些买办,少些自私自利的野心家,中国也就可以和平民主了。外国要能少些独占资本家、战争贩子,世界也就太平了。希望追悼陶先生的人都能研读陶先生所著的《创造宣言》等论文。” 
(原载19461029《新华日报》) 

翦伯赞:我不同意把陶先生比作孔子,陶先生禀然有儒家风度,但陶先生却不是为统治阶级服务,做统治阶级的奴仆。陶先生是为人民服务,他是人民的先生。我也不同意把陶先生和墨子混为一谈。墨子是泛爱的,泛爱就是人人都爱,不管他是好人或是坏人。而陶先生爱人也憎人,同时也教人憎人。我也不同意以宗教家来比拟陶先生。陶先生就教于教会学校,他的思想、做人,具有宗教家愽爱的精神,但是,陶先生却不叫人民忍受、等待。相反地,他要人民反抗,站起来,那么正确地来衡量陶先生的尺度是什么呢?他有儒家的风度,墨家的慈爱,基督耶稣的精神,法家的严肃。他是自古以来哲人的全体。 
(在晓庄公葬陶行知典礼上的讲话。原载1946124《新华日报》) 

罗隆基:“陶先生和孔夫子质上的不同。孔夫子的教育,一切是往后看的,目的在于恢复周朝的天下。所以他的教育是统治者的教育,也可以说是做官的教育。而陶先生的教育,一切是向前走的,讲求真理,完完全全是人民的教育,也可以说是做的教育。今天是什么时代呢?今天就是孔子与陶先生斗争的时代,今天我们的任务,就是打倒孔夫子教育,把那些虚伪的礼义廉耻铲除。晓庄的晓字,就是天亮了的意思。今天我们不要哭。陶先生总是要死的,但陶先生真的就死了吗?不!陶先生死不了,有他满山满谷的论语,而陶先生的论语,正就是医治中国的特效药。陶先生埋葬的地方,就是天亮的地方。我们用陶先生的一部论语,把中国变成晓庄,变成天亮的地方。” 
(在陶行知公葬典礼上的讲话,原载1946124《新华日报》) 

董必武:“吾敬陶夫子, 
当今一圣人。 
方圆巾规矩, 
教育愈陶钧。 
栋折吾将压, 
山颓道未伸。 
此生安仰止, 
无复可归仁。” (在陶行知公葬典礼会场上挂着董老哭陶先生的诗。原载1946126《新华日报》) 

张竞成(草街子当地三十几岁的农民)说出陶校长识运动给他们的,并举出他附近的例子:“十多年前个字不识的人,而今都能写点简单文儿了。原先工农不能读书,现在能读书了,谁人还不说咧?我们哓得谁是好人,谁是歹人。” 
(古圣寺陶先生追掉大会上的发言。原载1946820《新华日报》) 

刘寿朋(1946年时担任重庆市行辕秘书长,重庆市陶行知追悼大会主席团主席):“从今天参加大会人数踊跃(陪都各界陶行知先生追悼大会,到会的各民主文化教育团体机新春佳节静脉?各界人士二千余人),可以看到陶先生的伟大,因为陶先生是一个为社会教育始终奋斗不懈的人。陶先生的死,无疑是国家民族和教育界的损失,希望大家担负起陶先生未竟的事业,则他的精神永存。” 
(原载1946923《新华日报》) 

许德珩:“陶先生无论从事业及年龄上说,是不应该死的。但他毕竟是死了。贪官污吏汉奸都不死,偏偏他死了,谁使他死的?是中国的社会!在‘九.一八’的时候,陶先生就是坚决主张抗日的,抗战后他又为民主奋斗终日奔走。他是反对帝国主义最激烈的。他希望国内和平与安定。” 
(原载1946923《新华日报》重庆市陶先生追悼大会上的发言) 

陈嘉庚:“君等入地登天,争取民主,争取自由,但凭赤手空拳,洒尽人间血泪;我亦痛心疾首,反对独裁,反对贪妄,悉本侨胞公意,只求国济三强。” 

 

【字体: 】【打印】 【关闭